www

愿余老一路走好

洛基是阿斯加德历史上最富有争议的神王,据翔实资料记载,洛基在位期间,阿斯加德的同人文化得到了极大的进步。他多次在阿斯加德各地举办公益演出,上演以自己和雷神索尔为蓝本的话剧。这一政策极大的提高了阿斯加德人民的思想境界,并为以后坚持同人治国的方针不动摇,实行全民锤基政策,推动阿斯加德骨科文化的发展起到了铺垫作用。

这一时期,在阿斯加德历史上被誉为“骨科文化崛起的象征”。

                      ――节选自《阿斯加德同人艺术的起源》

【楚路】如果狮心会长得了花吐症(十五)

楚子航心里其实有点诧异。他以为路明非来病房里是有事情找他的,可没想到对方只是削了个苹果,吃完就走,话都没说几句。这就好比一个武林高手路遇大敌,见对方策马负剑奔驰而来,以为必有一场大战,于是气沉丹田严阵以待,谁知道对方扬鞭驱马跑到面前,放了个屁,转身就走……徒留高手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隐隐还有些失望。

不过楚子航的面部神经向来不太发达,他只是沉默着,看着少了一个苹果的水果盘,面无表情地发呆。

楚子航很少有这样放空思绪的时刻,通常他的大脑都是高速运转的,在执行任务或者处理狮心会的事务的时候。现在猛然松懈下来他竟然觉得有些茫然,不知道该思考些什么,于是只好盯着水果盘。

楚子航的行为一直以来都具有高度的逻辑性,他整个人就像是一部机器,各个齿轮部件精密地咬合,按部就班地走……现在某个齿轮卡住了,或者即将要脱出这部机器,他不得不停止运转。

这个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伴随着一阵“咕嘟咕嘟……”

一个老淫贼鬼鬼祟祟地半推开病房门挤了进来,手里还提着一瓶喝到一半的白兰地。

“副校长。”楚子航向那个挺着啤酒肚的老牛仔点头。

“喔喔!”守夜人发出公鸡打鸣般的声音,然后转头,“他醒着。”

楚子航看向老淫贼后面,昂热站在那里,胸口插着一支红玫瑰,向他点了点头。

“我们在你吐出来的花里发现了‘精神’元素。”昂热说。他坐在一把实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只苹果,正用那把大马士革炼金折刀削皮。

这个黑道老混子兼具英国绅士的风度,削苹果的动作既豪迈又优雅……苹果皮一圈一圈地落下来。

副校长对昂热仿若艺术表演一般行云流水地动作不屑一顾,他哼哼唧唧地灌了一口烈酒:“削苹果不该用水果刀么?”

昂热并未理会老淫贼。他把削好的苹果放回果盘里:“你还是在吐花么?”

“对。”楚子航说。“大概一天三到四次,从开始吐花到现在的时间不长,所以暂时还没有分析出是否有触发条件。”

“你知道这样下去会有什么后果么?”昂热问。

楚子航沉默。

“你的情况很特殊,在龙族历史上也没有先例可循。”昂热低声说。“但你吐出的花里含有第五元素……这意味着你吐出的花就是贤者之石。虽然里面含有的精神元素很微弱,但那些‘精神’是从你体内剥离出来的。”

“龙类和人类之间有‘临界血限’,一旦超过,就会渐渐堕落,变成死侍。这是《龙类知识入门》里提到过的。”楚子航说。“如果持续不断的吐花,那么精神就会衰弱,可能导致死亡。但是我不同。我用狮心会的‘爆血’提升过血统纯度,已经超过了‘临界血限’,如果精神逐渐消亡,那么我就会变成死侍。”

“是的。”昂热低声说。“如果你没有‘爆血’,血统纯度不够,精神衰弱的结果很可能是脑死亡,但你的血统纯度超过了‘临界血限’……那么等待你的结果只有堕落成为死侍。”


当我没有说过剩下的一次发完这种话⊙ω⊙
久违地来一发
仍然短小
毫无意外地走剧情
看到这里了不给个小红心么23333

写给即将高考的小可爱们。

祝福各位即将要高考的姑娘和汉子(如果真的有的话)们,明天就要考试啦,希望你们都能去到自己理想的学校。

我是去年高考的,之前老师总是把高考描述的无比严肃……感觉一点差错都出不得,否则整个人生都完了。可到了高三的后半个学期,又开始努力地安抚我们,说高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高考确实严肃,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三年的终点,过去之后,生活有可能完全不同。

但是实际上,高考也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在整个人生里来说,它甚至不能排上最重要的十件事之一。对很多人来说,高考的意义仅仅只在于“它是我经历过的少年时期的终点”。

在这里我不是想说高考没什么作用或者它是人生的转折点之一……它是或者不是,是由你自己来决定的。

我的成绩不好,所以高考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考试之前差不多就知道了结果,所以既无期待,也没什么紧张的感觉。唯一的敬畏来源于班主任对于考场纪律的强调。于是穿着拖鞋就去考试了,还有一场差一点迟到。

那个时候的想法,就是把高考当做一场普通的考试。

其实直到现在也是。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完这篇lo,其实本来也没打算写这个东西,只是看着日期突然意识到离我自己高考已经过去一年了。这一年过的太快,我自己的变化……可以说没有,也可以说天翻地覆。这一年跟我以前每天在教室里看小说睡觉混时间的日子完全不一样了。

这么说吧,我从小就是那种会被很多人夸奖聪明的孩子。直到现在,也会被室友以极其惊叹地口吻说:你怎么会那么聪明?你简直是个怪人!

难免有自夸嫌疑,可是迄今为止,我的人生,基本都是在这样的声音中过来的。我没有到天才的程度,却收获了比普通人多的智商方面的赞誉。

但是我的缺陷在于,我一点都不喜欢学习。

是的,我就是那种特别贪玩的孩子。

从小学开始就半夜起来打开家里的电脑,看动漫,看小说,并且想方设法地不让家里发现。从初中开始,买成本的小说,mp4里存满了电子书。班主任发现了,给我妈妈打电话,甚至因为电子书里有一部分不适宜的内容而告诉我朋友的母亲,让她不要叫自己的孩子和我一起玩。除此之外,每天夜里开着台灯看书……有时通宵,所以常常上课睡觉。在老师们看来,这简直是不可理喻的。我的父母采取了各种方式来限制我看小说……比如控制零花钱,定期给老师电话……但我那个时候一个月生活费两百,却甘愿花一百多块去买一套书,想当然尔,这种方式并没有让我放弃。

不过所幸初中课程简单,不听讲也能自学,所以我中考的分数仍然不低。虽然也算不上多好,但是进班时排在第五名。

我说这些,并不是强调我有多聪明,而是想说,在这种情况下,我周围的人总是会对我寄予极大的希望。

而当我有了“不爱学习”这个缺陷的时候,“聪明”就并不是一件好事了。

其实在我看来,爱学习的人也并没有多少。我说的不爱学习,其实更多在于我并不能把精力投入我不喜爱的东西中去。

我从小,就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才能产生了解,学习的欲望。所以,父母说我“贪玩”,老师说我“不务正业”,同学也说我“懒惰”。

我一直以来,对自己都有种莫名其妙地自大与自卑混杂的感觉。智商明显达不到天才的程度,不是那种过目不忘的人,但同时却能比其他人更快速地理解某些东西,自学的效果可能比老师教学还要好……我不知道我自己到底该分属哪一类……到底是有天赋,还是没有天赋?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无法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付出时间就是我与生俱来的天性,连理智都无法战胜。这与平常人所唾弃的“愚笨”并没有什么差别。

很多次我都想过,如果我蠢一点就好了,那样的话,妈妈就不会对我说“你要是笨孩子,我也不会对你抱着这么大的希望”。或者再聪明一点啊,那样我就可以轻松一些了。

然而毫无办法。

妈妈一直以为我不爱学习,天天上课睡觉看小说是因为叛逆期,可是,我似乎根本就没有叛逆期这种东西。在最喜欢跟父母对着干的时期,我也会因为母亲无奈的叹息和父亲怒睁的双眼产生愧疚感。

我一直都知道,我没办法成为他们期待的样子。

十分对不起。

这大概也是很多人的想法吧,无论怎么样都觉得自己成为不了父母期待的样子。虽然可以说“人生是自己的”,以此为借口不理会父母的想法,可是看到爸爸妈妈日渐老去,却仍然对你怀抱满腔期望……就会心疼,并且抑制不住地觉得自己是个混账。

你的人生真的是你自己的吗?你不用为除自己之外的任何事情考虑吗?你不用顾虑……你父母的感受吗?

可是我真的没办法。高中时候,不知道多少次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可是一拿起书,题目还没开始做,就想到了别的东西,构思小说的情节,刚刚了解到的偏门知识,推理作品里惯用的手法……

有人会说,这只是你不够认真,不想用心而已。

我想用心好好学习,可是,无论怎么样我就是无法在自己不感兴趣的东西上花费时间。我尝试过很多次。

这种心情跟意识到自己“永远不可能成功做某件事”的感觉类似,一瞬间几乎沮丧到极点。

为什么,我要是一个这样的人?

这些话我从未于人前说过,可一直埋藏在我心底。

负能量很多,可是,高中时期的三年里,可能有无数人都跟我有类似的想法。

我讲这些并没有让看到这篇lo的人觉得心情不好的想法,如果确实造成了,我感到十分抱歉。

我想要传达给高考生们的东西,只是“高考就仅仅只是一场考试而已”。它过去了就过去了,就如同之前的每一场考试一样。

因为我大学这一年里来,学到了很多东西。这让我意识到,高考,并不能决定你的人生。

它确实会在一段时间内影响周围的人对你的看法,比如邻居,父母的同事,或者一些仅止于认识的人。

但它于你期待中的人生没有妨碍。

高考之后的暑假,我在网站上写文章,被编辑看中,签约了。这个时候,初中被警告不要跟我一起玩但仍然是我直到现在为止最好的朋友之一的那个闺蜜对我说,她妈妈很赞许我,觉得我很有毅力,能把一件事从初一坚持到高三毕业。

父母当然也很高兴。

这个学期,我自学了封面设计和书籍排版,课余时间接一些活儿,虽然还未到自力更生的程度,可是已经大大超出了我对自己“赚钱”的期许。

而刚好,这些事情都是“我感兴趣的”。

我妈妈对此发表意见,说“虽然学校不好,可你一直在努力,很上进,这样我就很放心了。”

可是,妈妈啊,我哪里是从现在开始努力的?在此之前,我可是偷偷摸摸地写了六年的小说。学封面设计虽然巧合,可是没有之前的兴趣,又哪里来的今天?

可是,以前的努力就只是“贪玩”,现在的努力才是能被人看见的。

所以,高考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把我从无止境地文化课程中解脱出来,让我能够学习自己喜欢的东西。

对各位来说,可能也是这样。

从今以后你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学自己想学的知识,尽可能地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证明自己。

决定你人生的从来不是高考,而是坚持。只要你足够坚持,总有一天,不理解你的人会赞誉你的。

如果知道自己有什么目标,那就放宽心去高考,它不是阻碍,反而象征着你可以自由地去追逐想要的东西了。如果没有目标,那么高考就意味着你即将有足够的空间去选择,直到确定为止。

高考的作用,仅止于此。

不管走上什么样的道路,只要确定自己还在努力就可以了。

最后,祝愿各位,前程似锦,未来如光。

一个关于《花吐症》的小小计划

之前因为手里事情比较多(其实只是懒),大概有一个多月没有登录lof,然后文也没有写(跪下道歉),接下来五月份又要出去半个月写生,更文的时间可能断断续续的。所以和cp商量了一下,索性打算把花吐症这篇后续写完了再一次性发上来,估计时间会有点长(不过我基本都是短更,这样也算是养肥吧)。

如果有等着后续的小天使在这里先道个歉啦,我会尽快写完的(自己都不相信)。

最后,感谢看文的小天使,给你们么么哒!

【楚路】如果狮心会长得了花吐症(十四)

建议复习一下上一章,比较好接上。


是哪个龙王又苏醒了么?还是发现了未知的尼伯龙根?这群龙王就不能好好待在自己的地方么?一天到晚跑出来闹什么幺蛾子?

路明非一边想一边往身上套衣服。

“是这样的,主席。”伊莎贝拉说。“刚才新闻部发表了一篇关于前任狮心会会长的通稿……”

“等等。”路明非的动作停住了。“前任会长?师兄已经卸任了么?是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晚上狮心会发出通知,前任会长与现任会长正式交接,北京时间的话是八点整。但是因为前任会长不在场,所以并没有举行交接仪式。”伊莎贝拉接着说。“通稿受到了全世界校友的高度关注,狮心会刚刚打了电话给我,说想见主席一面,谈一谈关于这篇通稿的事情。”

“这种事情和新闻部商量不就好了么?”路明非顶着一头鸡窝似的乱毛倒回床上。“找我有什么用?”

“原本我也是这么跟狮心会联络人说的,但是在这之前狮心会已经跟新闻部提出了要求,新闻部给出的回复是拒绝删帖。”

“那你就联系新闻部咯。”路明非心说多大点事儿,至于大半夜的打个电话来把我吵醒么?难道一篇小小的新闻还要劳动学生会主席亲自出马?如今他也是一刻千金的人!

“在给您打电话之前我联系过新闻部了。”伊莎贝拉语气温和。“新闻部部长拒绝了我的要求,原话是‘在精神领袖炎之龙斩者芬格尔.冯.弗林斯的领导下,新闻部上下一心,秉承求真精神,绝不向任何势力妥协’。”

路明非“噌”地从床上坐起来:“败狗师兄?”

他心里突然有了点不好的预感……这倒不是因为新闻部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而是因为他深知那条败狗的无耻程度。

说起来路明非当初那张裹成木乃伊的照片在守夜人论坛里广为流传……还是在就任学生会主席后以维护学生会整体形象为由才撤了下来。

“新闻标题是什么?”路明非问。

伊莎贝拉沉默了。

片刻后,她轻声说:“‘超A级为爱所困,生命垂危’,‘谁来吻醒他?真爱的救赎!’。”

“……”

路明非默默捂住了脸。









卡塞尔学院  特护病房

路明非坐在电脑前刷了一晚上的帖子,终于弄清楚了前因后果。

大体就是面瘫师兄那天吐出来的花有问题。据守夜人说其中含有少量精神元素,究其原因是喜欢上了某个人……帖子里附了一大堆历史文献和炼金资料,有诸多学术成就了得的校友在帖子里跟评,详细论述了这种情况产生的原因和解决的方式。

路明非跳过那些不知所云的东西,勉强看懂了。

有一位校友留言说,玫瑰里含有的精神元素来源于楚子航,随着时间推移,玫瑰越来越多,精神元素也就越来越多。与此相对的,楚子航自身的精神就越来越衰弱,最后可能因此导致死亡。初步判断造成花吐的原因是楚子航体内有一个炼金法阵,如果要消除这个炼金法阵,需要与喜欢的人进行体液交换来沟通精神,以此抵消炼金法阵造成的影响。

看完了帖子,路明非心里有点茫然。

这世界上真的会有这种事么?听起来像是什么扯淡的传说……专门用来骗小孩子的那种。

天一亮路明非就出门了,他想见楚子航一面。

加护病房里很安静,路明非轻手轻脚的打开门,靠着墙根溜进去。

楚子航躺在病床上,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处,面容平静,连睡姿都如同苦行僧般一板一眼。

路明非挠了挠头,把风衣挂在衣架上,然后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从床头柜上的果盘里拿了一只苹果。

楚子航在路明非进入病房的时候就醒了,他以为是查房的护士,并没有睁开眼。

直到进来的人开始削苹果,楚子航才偏头去看:“路明非?”

“师兄。”路明非说。

楚子航坐起来,半靠在病床上。他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于是只好沉默。好在路明非开口说话了。

“师兄你这样下去会死的诶,屠龙历史上第一个死于花吐症的狮心会长。”路明非没头没尾地说。“他们大概会在你的墓碑上刻‘死于暗恋’,这样不是很悲惨?”

他想安慰一下楚子航,但越是到这个时候他越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心里紧张得不得了,嘴巴里一句一句的白烂话却争先恐后的往外跳,好像一长串一长串的说下去就不那么无力了。

楚子航似乎仔细考虑了一下,皱着眉头:“我会立个遗嘱,告诉他们我的墓碑上只需要刻上生卒年和名字就可以了。”

苹果削好了,路明非把手擦干净,开始啃苹果。

他吃的很安静,整个病房里只有这么一点细微的声音。

楚子航半靠在病床上,看着窗户外面,面无表情。

路明非吃完了,从床头抽了张纸巾擦手,顺便抹了抹嘴巴。

他站起来去拿风衣的时候,楚子航把头转过来,静静的看着他。

“师兄我走啦。”路明非说。

楚子航淡淡点头:“嗯。”

“你原来还跟我说过喜欢就是要说出来,然后去打爆婚车车轴什么的。”他站在门边,突然看着楚子航的眼睛,很认真的说,“你喜欢谁告诉我啊,我们一起去打爆那个姑娘的车轴。”

楚子航看着他。

路明非的头发乱七八糟的地翘起来,大概是赶着出门没来得及打理。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楚子航收回目光,平静的说:“谢谢。”

路明非点了点头,拉开门走了出去。

看到这里了不给个小红心么23333

【楚路】如果狮心会长得了花吐症(十三)

凌晨2:30  卡塞尔学院

新闻部的一则通稿帖子在半个小时之内冲上了守夜人论坛回复数量第一的位置。

这个帖子的字数并不多,但自从发出来之后就一直漂浮在论坛首位。不间断的回复让这个帖子以一种人工置顶的方式压过了那些管理员加精的红名贴。守夜人论坛的在线人数也达到了一个峰值,并且还在不断增长中,无数的数据流由世界各地的端口输出,汇集到守夜人论坛里。

新闻部现任部长焦头烂额。自从那个帖子发出去之后他们就承受了来自狮心会的压力,虽说新闻部隶属学生会,轮不到狮心会来管,但帖子里的内容与刚刚卸任的狮心会前会长楚子航有关,为此狮心会副会长深夜致电现部长,要求删除帖子。新闻部全体人员以他们致力于告诉全世界校友真相,因此不接受任何威胁为由,严辞拒绝了。

放下电话,新闻部部长沉重地叹了口气。

背后立马伸出一只手来拍他的肩膀,带着股西部牛仔的狂放不羁……事实上那可能是长期饮酒带来的味道。

“干得好!”背后的人一边拍部长的肩膀一边把酒瓶子往嘴里送。

现任部长是个血统优秀的青年,远没有副校长那么无耻,发出帖子后他就隐隐有些不安,接到狮心会打来的电话后更是担忧:“我们是不是太没有底线了?”

“底线?”

扬声器里传来一个声音。

部长心道不好,扬声器是关闭的,现在突然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来,一定是系统被入侵了。但是谁会有那么好的技术黑进卡塞尔的系统里来?难道诺玛都不能拦截这个黑客么?

投影仪闪了两下,在白幕上打出一片光……上面是张贱兮兮的脸。

“底线是什么?那玩意儿能吃么?”那个男人说,连语调都是贱兮兮的,让人恨不能一脚踩在他脸上。“如果非要有底线的话,那只能是负三米,不能再高了。”

部长恍然大悟。新闻部前部长,在学校混了八年的老学长,炎之龙斩者芬格尔……难怪能侵入新闻部。这个无耻的混蛋大概是从帖子一发出去就开始注意新闻部的动向了。

“混账芬格尔!”副校长拍桌子瞪眼。“古巴的妞儿好看么?之前说好的屁股上放高脚杯的照片呢?”

“您都有学校里的妹子们看了,何必还要古巴的妞儿?”芬格尔立马换上狗腿的表情。“说起来今年的游泳比赛冠军是谁?那个叫维多利亚的姑娘么?”

副校长摆摆手,灌了口酒。

“说起来您拟的标题真是太无耻了。”芬格尔赞叹。

守夜人抹了抹嘴,低声道:“有些小兔崽子别别扭扭的,不用点无耻的办法怎么行?”

凌晨三点

路明非被伊莎贝拉的一个电话叫醒了。

他坐起来,扒了扒头发,等着伊莎贝拉把事情说清楚。通常来说这样的情况是很少出现的,身为学生会主席,他有严格的时间表,规定了他在什么时间该去做什么事。当上了学生会主席之后他才发现恺撒实际上并没有遵守学生会的大多数规章制度,贵公子总是随心所欲,学生会的事务也会有人帮他处理好。但路明非不同,刚开始接手学生会事务的时候他束手无策,有时候必须熬夜看文件,弄清每一个复杂的名词指的是什么。这样的深夜里他总会想念以前吃着烤猪肘子,喝着劣质餐酒打发时光的晚上……无所事事但轻松。现在路明非倒是对大多数事情游刃有余了,就算再忙,吃个烤猪肘子的功夫总是有的,但他找不到陪他一起吃猪肘子的人……一个人抱着一个猪肘子猛啃又有些凄凉。

“是这样的,主席。”伊莎贝拉说。“情况有些出乎我们的意料了……”

路明非心里一凛。

之前伊莎贝拉深夜打电话过来都是因为执行部的紧急任务,通常使用的句子是“有个小问题需要主席去处理一下”。语气之轻描淡写,让路明非觉得A级任务在这女孩看来如同出门买个东西的时候顺便遛狗。

现在伊莎贝拉说“情况出乎预料”,是什么任务能让她使用这样的词语形容?


下章可能(?)有糖掉落

看到这里了不去给个小红心吧23333

好多太太都在玩这个?

感觉自己萌点长歪了。

但就是觉得很萌啊啊啊啊啊。

【楚路】如果狮心会长得了花吐症(十二)

更一发
OOC都是我的



卡塞尔学院  加护病房

楚子航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被一堆柔软的棉被裹得严严实实。

几天前和路明非吃完饭之后,他带着那两朵玫瑰花到了学校的医护人员那里,要求对这两朵花进行化验。然后他回到狮心会,最后一次就下届狮心会会长人选问题开了个会……接着就被冲进狮心会的执行部的人带走了。

据说是化验结果惊动了昂热和守夜人。

楚子航在病房里接受了来自副校长的慰问,全程面无表情。

这老贼满脸淫贱,换作是恺撒在这里估计能把沙漠之鹰的整个弹匣打空在这老贼脸上。

据副校长的说法,他这类情况“极其少见并且危险”、“可能会危及生命”,所以把他带到这里是为了“尽量不与其他人接触”。

楚子航无法判断副校长的说辞到底有几分可信度……一则他不是昂热校长,二则老贼说这些话的时候还带了个装满白兰地的酒瓶咕嘟咕嘟的往嘴里灌,让人很怀疑这都是他喝醉了胡说八道。

但他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学校没有没收他的电子设备,所以他在病房里写好了一段时间之内给妈妈的邮件,大概有几百封。

邮件内容无非是每天吃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楚子航在这方面向来都是胡诌……好在三好学生的生活情况乏善可陈,妈妈又没心没肺,他这类不太会说谎的人也不至于露出破绽。

楚子航还设定好了邮件发送的时间,开始是一天一封,然后慢慢的开始减少,最后可能只有在妈妈生日的时候才能收到一封。

这样妈妈就会以为自己的儿子只是越来越忙碌,所以没有太多时间来给她写这些睡前读物了。以妈妈没心没肺的程度,只要偶尔收到一封能证明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邮件就可以了。

如果妈妈还是不放心,和卡塞尔学院联系的话,会得到“楚子航参与了一个国家科研项目,由于保密条例不能频繁与外界联系”的答复,这样就说的过去了。

他甚至还录了一些录音,在不同情况下可以瞒过妈妈。这些录音他重复听了很多遍,确定自己的语气毫无波澜。

换作以前楚子航不会这么做,他只会准备好遗书,简单地安慰一下妈妈,然后在遗书里劝她和“爸爸”再生一个孩子。但在自己被全世界遗忘的时候,除了路明非,还有妈妈记得他……楚子航猛然意识到妈妈是很爱他的,只是她一直是那个没心没肺的样子,让人觉得除了自己什么都不在乎。

但是天底下哪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呢?

上次他在迪里亚斯特号上录制遗书的时候是给“爸爸”的,因为怕妈妈反复听录音会难过,他还告诉爸爸应该和妈妈再生一个孩子,这样有人取代自己的地位,妈妈就不会那么难过了。

现在他不会这么做了,他知道在妈妈心里自己是不能取代的,所以他会尽力让妈妈觉得自己还好好地活在世界上,这样她就不会伤心了。

楚子航再次把写给妈妈的邮件看了一遍,在恰当的时间里添加了找工作,租房子之类的细节。这会让邮件更加富有生活气息,也许妈妈看完自己儿子这些事情之后会在打牌的时候当做笑话讲出来,然后和她那些姐妹笑成一团。这样也很好。

做完这些之后楚子航开始移交狮心会的权力,把狮心会会长的位置交给了一个二年级的学生。对方是A级血统,天赋出众,很快就能处理好一切事务。关于爆血的文字资料被他藏起来了,他和恺撒都学会了这种禁忌的提纯血液的技术,但是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秘党把这种技术列为禁忌是理所应当的,不应该有人再掌握这种毁灭自我的技巧。

确定自己处理好了所有事情,楚子航放松下来,背肌贴着柔软的棉被。柔软的触感反而让他不适应地皱了皱眉头。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他还有一件事没做完,那是他给某个人的承诺,但他还没有做到。





看到这里了不如给个小红心吧23333

【楚路】如果狮心会长得了花吐症(十一)

思路断断续续的……先更这一点吧。





昂热沉默。

片刻之后他伸手抓过桌子上的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纯麦芽威士忌。

“昂热,你这个混蛋!你自己没有酒么?这可是我的酒!混账!”守夜人窝在沙发上破口大骂的同时甚至懒得动一动自己的眼皮。

昂热并未说话。他沉默着把酒液倒进喉咙里。

“喔!”守夜人惊叹。“你终于放弃那种装模作样的喝酒方式了?好酒就该这样,一口闷。”

“如果你没有龙族血统的话,那么你肯定是死于酒精中毒。”昂热把空杯子放回桌面上,冷冷地说。

他下意识地拔出那把由亚坎特长刀刀头碎片打造的大马士革炼金折刀,手指在血色的刀身上一下一下来回抚摸。

这是昂热的习惯,在进行某些思考时,他会抚摸折刀上的炼金花纹。

从楚子航口中吐出的确实是货真价实的玫瑰,但它却含有微量的“精神”元素。

按照守夜人的说法,在混血种历史上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无论是来源不明的玫瑰还是玫瑰里存在的第五元素。

在屠龙者的历史中,贤者之石是崩溃龙类炼金领域的唯一武器,它来源于龙类,由提炼龙骨而来,最终却被用于杀死龙类。

杀死青铜与火之王诺顿后,人类再次得到了由龙王骨骼锻造而成的贤者之石。它是炼金术的极致,由纯粹的精神元素构成,珍贵无比,有屠龙者说握住贤者之石就如同握住了一整个帝国。

“能把玫瑰里的‘精神’元素提炼出来么?”昂热问。

守夜人摇头:“事实上……炼金术大师们确定只有打造贤者之石才能保存‘精神’元素。含有第五元素的玫瑰……你不觉得它本身就是贤者之石么?”

昂热一愣:“玫瑰状的贤者之石?”

“形状什么的很重要么?”守夜人又撬开一瓶酒,“既然你无法把它当做武器来用,纠结它长成什么样子还有什么必要?”

“那楚子航为什么会吐出贤者之石?”

“我哪里知道?”守夜人摊了摊手,叹气。“谁知道他们这些年轻人在想些什么?成天暗恋来暗恋去的,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泡妞?”

昂热又是一愣:“暗恋?”

“你不知道么,老友?”守夜人惊奇的拍了拍大腿。“你不知道花吐症么……我看你是脱离年轻人的世界太久了。”

“花吐症?”

“简单来说就是暗恋一个人感情特别特别深的话会吐出花来。”守夜人说,“小兔崽子们……暗恋有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是个神棍,但我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神经病。混血种虽然不信奉唯物主义,但这种扯淡的事……难道不该是是天方夜谭么?”昂热说。



看到这里了不如给个小红心吧23333